天山網訊(特約記者樊琴攝影報道)8月23日,見到漂流勇士彼岸的時候,記者是以新疆福海烏倫古河第一漂流勇士粟裕全妻子的身份出現的。
  記者帶著作家採風團途徑新疆富蘊縣,彼岸正為8月28日即將漂向北冰洋的國內段做最後的試漂和準備。
  16年前,粟裕全和另一位漂流英雄陳玉河漂流烏倫古河全程,他們默默隱去了曾經過去的榮光歲月,但是這份記憶的流光溢彩仍然沒有褪去,對於彼岸的壯舉,他也是心生佩服的。
  當年,粟裕全和陳玉河用的橡皮筏子進行漂流的,如今彼岸漂流用的是海洋舟。“小伙子,好樣的,不簡單。”粟裕全感嘆!16年前,他們就是想完成一個自己漂流母親河的願望,不曾想這是個壯舉,後來成為多年後津津樂道的話題。
  當額爾齊斯河招募志願者的時候,兩位烏倫古河第一漂都曾有過這樣的衝動,和彼岸一起漂流,遙想英雄當年。
  千山萬水、刀山火海我們都去——漂向北冰洋。
  事實上,在烏倫古河與額爾齊斯河上漂流有很多不同,相對來說,額爾齊斯河更為凶險和艱難,漂流的歷程會更漫長。在彼岸訓練的地方,粟裕全坐在彼岸的海洋舟自如地劃來划去,畢竟有過漂流的經驗,壯舉猶在,歲月不老,抓起槳就能行走。在試船之後,他感到彼岸的海洋舟行進的速度比他們漂流烏倫古河的橡皮筏更快捷,只是這個海洋舟狹長穩定性不如他們當年的橡皮筏。對彼岸的安全會有小小的擔心。
  大家不敢將這樣感受直接告之彼岸,因為任何干擾都會對他造成壓力,他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候了。他要安心訓練,進入到了準訓練的狀態里了!
  下水的日子定在了8月28日,已經迫在眉睫,很多的外聯工作都沒有對接好,作為漂流組負責外聯的塞外游俠心急如焚,這是一個純志願者組成的隊伍,沒有任何支持,全是夢想和激情在支撐,有的人在出車,有的人在出力,有的人在一路跟拍記錄。
  人生因夢想而偉大,歲月因夢想而精彩。志願者們都是夢想的追隨者。
  每個人都有夢想,但是並不是人人能實現夢想。就如彼岸本人,他從小生活在額爾齊斯河畔,打小,嘩嘩的河水流過,他就有了夢想,有了去漂流勇氣,每一個人不可能都成為彼岸,但是彼岸可以幫助和代替記者們實現夢想和願望,代替我們去實現無法逾越的高度,挑戰額爾齊斯河。
  “我們對彼岸和像彼岸有挑戰精神的人充滿敬意。”
  “我們是太凡俗的人,過著平常的生活,我們需要夢想來支撐人生。”
  “因為,我們的心靈無論多麼得自由,現實都是受到約束的,這也許是彼岸堅持漂流的原因吧。”
  人們不願意把這樣無謂討論的話題強加給彼岸,因為大家更希望:彼岸不帶任何的負荷漂流,漂向北冰洋。
  夢想與現實的距離等於毅力的堅持,塞外游俠將這句話放在QQ的窗口來激勵自己和團隊。
  塞外游俠以志願者的身份給遠方旅游公司劉總發了短信,期待著她的參與和加入,她也很快回了電話,和她的助理小胡對接後決定將彼岸下水的地方定在神鐘山。
  這個地標性的建築是額爾齊斯河的名片,它撞響鐘聲,張滿了彼岸駛向遠航的帆。
  每到一處,塞外游俠和冷哥(姓冷,心腸熱)都在宣傳著彼岸的夢想,他們要確保彼岸和團隊們在航行中不斷頓,做好每一站的後勤保障,為此冷哥還將自己工地上的一輛皮卡車從遠在烏魯木齊的工地上拉來專做後勤保障車。
  塞外游俠以一個漂流組志願者的身份本來是參與執行並幫助拍攝的,而事實上,他成為了彼岸漂流的重要保障,也是團隊的指揮了。
  8月24日,彼岸在做漂流前的試水強化訓練,這是5公里河道,從中午出發到晚上11點,彼岸和跟隨志願者還沒有回來。塞外游俠和冷哥,打著手電筒去接應,他的急膽囊炎急性發作了。
  彼岸在彼岸,而隨行的志願者們卻在對岸,在漂流中,是漂流者自己的完全把控,速度、安全等等,所以漂流中彼岸是核心,也是大家關註的焦點。在彼岸的幫助下,記者曾坐上海洋舟試劃,由於技術和身體重心不得要領,海洋舟被風吹得遠遠的,到河的中心,記者努力四處劃呀劃,卻無法岸,突然感到自己的孤獨和無助,在茫茫的額爾齊斯河上,漂流不僅是挑戰,自我的挑戰,更是一場孤獨地行進,坐在船上,身體隨時要碰觸波光粼粼的河水,危險也是總是相伴相隨的。
  在飄向北冰洋的徵程,額爾齊斯河與一個橫空出世的人將緊緊相連,這個人叫彼岸。
  在額爾齊斯河畔,粟裕全和記者都各自喝了一大碗彼岸燒的額河茶,不為解渴,只為對他漂流壯舉的認可!  (原標題:新疆漂流小伙彼岸:讓心靈抵達“北冰洋”(組圖))
創作者介紹

辦公室出租

go25goau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